宁波希耐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木质家具能帮助实现碳减排吗?

 二维码 59
发表时间:2022-08-26 16:05来源:瑞典环境科学研究院
文章附图


商品在生产的过程当中会产生碳排放,而影响商品整个生命周期碳排放的关键,就在于其使用的原材料。木质家具原材料——木材,是一种天然的碳汇材料。


既然木材对于环境有这么多好处,那么是不是我们多去购买木质家具就可以帮助国家实现碳减排了呢?下面就让小编带领各位看官透过EPD International最新发布的EPD报告一探究竟吧!


EPD International最新发布的EPD报告显示, Arris公司的木制框架沙发/椅子的原材料碳排放为的原因,在于木材所产生的固碳作用


下面小编就带各位简单了解一下,固碳作用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固碳作用


“木材在生长过程中通过光合作用将二氧化碳中的碳元素固定在树木中,从而进一步通过环保高效地利用木制材料进行生产制作,避免了其死亡后将二氧化碳重新释放进大自然的过程。”


举几个(例子)各位可以更好的明白,木材的固碳作用可以达到怎样一个水平了:

一张Arris木架构椅子,约有一棵树大约四年的固碳量,

一张Arris木架构沙发,约有一棵树大约六年的固碳量。

所以,使用木材作为原材料是一种极佳的碳减排方式。也正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厂家也在考虑采用木材作为其产品的原料。


-不同木材具有不同固碳能力


报告显示,不同的木材也具有不同的固碳效果。如图表1所示,在Arris木框架椅子的案例中,每张欧洲橡木制成的Arris椅子或沙发,可以比使用黑胡桃木的同类产品多出约一棵树一个月的固碳量


因此,企业在施行碳减排措施时,也要注意挑选更高固碳量的木材,来高效的实现碳减排。


1.png


图1,同一设计不同木材原料的家具原材料碳排放的比较。(单位:kg CO2/件)


-加工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


2.png


图2,Arris家具碳排放总量的构成图(kg CO2/件)。原材料主要代表原材料及原材料加工过程。生产代表生产制造过程。回收运输代表运输以及废弃回收过程



尽管木料可以实现负碳排放,但加工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量不容忽视。以Arris生产的木结构沙发和椅子为例,如图2,即使采用固碳原材料,一张Arris椅子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仍约等于一棵树两年的固碳量,一张Arris沙发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约等于一棵树三年的固碳量。复杂的生产加工、销售运输以及回收等过程产生大量碳排放,远大于木材所固定的二氧化碳量。


与此同时,原材料中其他材料的选用也会大大影响家具的总碳排放量。如图3,同样木结构款式的沙发在分别使用泡沫和羽毛作为填充料时,产生较大的碳排放差异。所以,为了实现产品碳减排,应当将减排意识落实到每一个生产过程中和每一块原材料上。


3.png


图3,同样木结构的家具采用羽毛和泡沫作为辅助原材料时产生的碳排放差值(kg CO2/件),使用羽毛产生更少碳排放,使用泡沫产生更多碳排放。为一棵生长期树一年的固碳量。



木材使用推动碳减排


根据上文的报告解读,我们悉知木材作为碳减排产品,在碳中和方面,其重要作用可见一斑。木材,这一传统的建筑材料,通过合理的生产加工方式,是否即将迎来第二个春天呢?


在EPD报告中,我们已经证实,木材的固碳能力为城市可续发展建设提供了更多可能。瑞典韦克舍便是使用这一可再生建筑材料的先行者,50%以上的新建筑使用木材作为建筑材料,学校、办公楼、体育馆,更多建筑的落地将在未来给木材以更多施展的机会。而在中国,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重考验,被合理生产加工的木材将被运用在更多领域。




木材背后的森林碳汇


木材的生产利用作为传统的森林经营的经济效益重点,给生态建设带来巨大压力。在面对如此两难局面时,我们该怎么办?弃车保帅吗?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实现产业链和生态的双赢呢?很幸运的是,有效的森林经营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而且有望获得更好的社会和生态效益。


据中国林业智库报告,森林生态系统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是一个巨型碳库。你可能想问,有多巨大呢?森林碳库占全球植被碳库的86%以上,占全球土壤碳库的73%,含碳量高达638Gt。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悲伤的事实,那就是目前全球只有10%的森林处于有效管理中。大部分森林,尤其是次生林和人工林的固碳潜力没有正常发挥。



事实上,人类的行为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森林碳源或碳汇的相互转化。造林、采伐、抚育等森林经营方式都可以显著改变森林结构,从而对森林在气候变化中的作用产生不小的影响。根据碳的变化,林地的生长一定会经历一个周期,那就是净排放、汇集碳、净排放。很显然,林地对碳的作用处于周期化的动态平衡中,即使林木龄级分布较为均匀,也需要长期有计划的森林经营来维持森林生态系统中木材产量和碳储存量。在复杂的森林生态系统中,一劳永逸是最不切实际的幻想。


然而,森林能否扛起碳中和的大旗呢?很显然,仅仅通过种树,是远远无法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在2019年出版的《中国森林资源普查报告》中,提到中国森林碳汇一年可以固碳12亿吨,这是什么水平呢?如果想要单纯通过森林碳汇实现碳中和,那么我们需要12个中国森林。自改革开放以来的20年间,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从12%提高到了现在的22.96%。也就是说,在未来,即便森林覆盖率继续提高,森林碳中和也无法肩负起全部碳中和的重任。


在实现碳中和的路上,除了森林碳汇,我们势必需要更多方式——实现生产过程中的减排。